T086学习网 | 站长学院 | 技术文档 | 成语 | 歇后语 | 帝国时代 | 代码收藏 | IP地址查询 | 生活百科 | 生日密码 | CSS压缩 | 用户评论 | 欣欣百宝箱

中国黑客超强档案(25)--一个少年黑客的独白

【 来源:天天安全网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04-10-19 | 字体:
[导读]  科举制度:中国封建王朝设科考试用以选拔官吏的制度。通称科举制。始创于隋,形成于唐,延续至清末,存在了1300多年 。随着封建统治的没落,科举制度的弊病也愈现明显。由于考试内容局限于儒家经义的范围,考试方...
  科举制度:中国封建王朝设科考试用以选拔官吏的制度。通称科举制。始创于隋,形成于唐,延续至清末,存在了1300多年 。随着封建统治的没落,科举制度的弊病也愈现明显。由于考试内容局限于儒家经义的范围,考试方法注重死记硬背,日益流于形式,不但不能选拔有真才实学之士,且束缚学术思想的发展。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除科举制度。

--------------《百科全书》

  我不是希特勒,我无法横扫地球来制造一个理想的社会;我不是拿破仑,我无法找到大量的拥护者来帮我证明我的观点,我更不是国家主席,无法改变教育制度。所以我只有用我自己的做法来试图进行一些奋斗,哪怕是自己的一点可怜,浪费。

  科举制度已经消失了一个世纪,但是我认为它无时无刻不在陪伴着我们。从我生下来到现在,我一直都受着这样的影响,八股的生活:破题、承题 、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

  虽然说近几年国家的教育制度日趋完善,但是不足也太明显了点。

  我是一个网虫,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我知道在这个17、8岁的年龄,人才简直是数不胜数,从音乐到文学,从电脑到艺术,我认识的人才几乎可以用包罗万象来形容。我不是个无聊的网民,我不会每天看着qq上的头像兴奋个半天,我是一个饥渴的虫子,吮吸着网络这个营养丰富的果实。

  admin是我3年前认识的,他自称admin是因为他对网络很有兴趣,很巧我也是,我们的认识很偶然,也许有些人认为同性之间的终端感情很扯淡,但是我们的确是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admin比我大一岁,那年我上高1,他高2。他说他学习不好,打算以后靠自己的丰富的电脑知识闯一个天下出来。我很佩服他,我就没有这样的理想,我只想好好的读玩高中,然后选一个3流大学读完,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工人或者文员,平淡的过一辈子。admin说我没有志气,说他要开发一个超过windows的操作系统,让我等着用。我笑笑,我蛮以为有他这个本身的人可以被某某大学破格录取的。

  不知不觉中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该是他高考的日子,我打开电脑,在二人世界里听到他苍白的声音:“明天高考,祝我成功吧。呵呵。”我也笑了,说:“一定成功。”

  路过警察封锁的道路,我意识到了高考已经开始,我神经质的对着太阳说了一句goodluck。一个星期后,我在程序员之家等着admin的到来,他和平常一样的来了,但是和平常不一样的是,他没有主动的和我说话。我意识到他考的不好,然后告诉他take it easy,他没有说什么,他也很乐观,说他本来也没有想上什么狗*大学,人要靠的是自己而不是什么大学文凭,我很赞同他的观点。

  同年9月,他去了广州。
  广州是一个计算机比较发达的地方,我认为admin可以大展宏图,但是每次在qq上遇见他总是说他近况不好,工作没有找到,人家总是一听只是高中毕业就不理睬他了,完全不给他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而担任经理的人恰恰是他心目中标准的白痴。

  “如果白痴能飞,那么中国是一个机场。”他如是说。

  偏激,但是现实。这个天空虽然不完全是白痴的天空,但是也被白痴无情的剥夺了大半。电视看多了,总觉得世界太美好。

  admin一直到把钱花完之后也没能找到一份工作,后来流落街头被家人领回去做了一个送牛奶的工作,一个月500元,生不如死的工资。

  从那以后,admin就比较少来了,他也很少和我谈论以前的鸿鹄之志,只是说说自己的情况然后就匆忙下线,他开始变的为少找给别人5角钱感到高兴,开始为偷看到一个漂亮妹妹感到欣喜。他不在是那个充满斗志的admin,变成了一个世俗的小丑。

  有一次我在程序方面遇到了困难,于是我求助于他,记得以前,只要我问他问题,他就会说:我迅速用我的脚指头算了算,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可是这次的他,哼哼哈哈了很久也没有回答出来这个问题,最后他给我的解释是:太久了,我已经忘记了。我默默的下线了。

  家里也不是很有钱,每个月的电话费下来可以让我***嘴同时塞进去4个鸡蛋,碰巧我的电脑烧坏了,于是我被冠冕堂皇的禁了网。一晃3个月没有见admin,很久没有敲键盘,感觉很生疏。

  看到他在线的时候,我几乎叫了出来,可是在我刷新资料之后,我的心情跌入了低谷。

  他的名字不再是admin,而是“性与死亡”。

  当我问他的时候,他说现实的无奈不是人能够改变的。他现在和一个做台小姐在一起,每天除了送牛奶之后就和那个小姐做一些所谓低级下流的事情。

  admin说以后就不来上网了,让我自己保重。

  我本以为这样平淡不会是结局,但是admin还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自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admin,回到现实中,我也步入了高三的炼狱生涯。

  我学习绝对不能说是好,连一般都很难说出口,但是我从来不认为我比任何人差。包括那些随便用膝盖就可以做一个a的考场高手。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和一个年纪赫赫有名的考试高手一起坐在了长途车上,1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谈天谈低,虽然大多数是我在说,但是我很理解,天天沉溺在学习和分数之中的人大多没有什么课外知识的。

  最后我们谈到了理想,我毫不隐瞒的说出了我的理想,而当我问到他的时候,他沉默了很久。
  “也许是考大学吧。”他说。
  “考大学怎么能算是理想。”我诧异的问,“这只是一个实现理想的步骤而已。”
  “那……那就是赚钱吧。”他扶一扶自己的酒瓶底。
  “赚钱用来做什么?”我又一次诧异,“赚钱也是一个实现理想的步骤而已啊。”
  “哦,我知道了,我要买一个房子和一个车,还要娶一个老婆,对了,欺负过我的人,我要让他们后悔。”他突然挺了挺胸高声说到。

  车停在了路边,他下车了,可惜这不是奔驰,而是一个破旧的中巴车。

  “xxx同学获得xxx一等奖,大家鼓掌!”

  台上一个笑容满面的校服男捧过一个大奖状向我们挥舞着,monmon拉一拉我的袖子说,别理他,我们走吧。

  坐在网吧里,我看着monmon。

  monmon问我怎么了,她总是能看出我的心事,我说,我想起了一个朋友。admin的名字永远是我心理的一个残缺的画。

  我给他说了admin的故事,她没有哭,很麻木的看着我说,这个很正常,人才永远只能在地下, 一旦出现,就会变成商业化的东西,变的不再尖锐,不再有力量。
我摇头,我真的不懂,我看着电脑屏幕中劣质的画面,耳边满是夜叉乐队抱怨世界的词语。

  monmon还在我的面前左右来回的踱着步子,让人眼花缭乱。

  她问:“你知道可怕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所谓可怕,我说不出它的确切概念。我拼命的摇头,我害怕了,应为我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
“你来。”她拉我出来一起来到学校的门口,看着一个个往外走的学生。

  我惊奇的发现,他们惊人的相似,穿着冷色暗淡的校服,面容憔悴神情迷乱的走着,我看着一张张苍白的脸,好像一直看着时针走完一圈又一圈,我惊叫着跑开……

  自从有了破格录取这个概念以来,被特招的人为数不少,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是:韩寒(虽然他没有去上),满舟。

  这个韩寒,说实话我很喜欢他的《书店》和《求医》,但是什么《三重门》我就实在不喜欢,所以我连翻都没有翻完。关于他,风风火火的闯了几年后,现在也偃旗息鼓了,还记得几年前一上网就有人问我:你喜欢韩寒吗?

  韩寒,没有生活,你哪里来的写作源泉呢?

  满舟,相对来说名气就没有那么大了。我偶然一次和robin聊天时得知有这号人物,听说写了本书叫做什么《黑客***秘籍》之类的,80%全部都是抄来的文章,本人核实了一下,还有剩下的大多数也是搜集整理的,几乎全书最多只有5、6篇属于原创,但是有一个冠冕堂皇的解释:“虽然书中大多数资料来自网络,但是也充分证明了满舟搜集资料的能力。”(原话)

  天哪,天下还有不会用google的网虫吗?cctv更是夸张的描写一个混客如何把别人电脑炸坏,以至于“考虑重新买电脑。”(原话)

  我都想骂人了,如果一个小小病毒能把电脑炸坏了微软不如快快的收摊卖皮鞋去。

  这个年代,是小人得志的年代,当然我没有指任何人,只是说一个现象。

  一个连telnet是什么命令都不知道的人居然连续拍摄两部以黑客为题材的巨型电影还从中获益3亿美圆,一个连什么是法律这个概念都弄不明白的人也可以大演几个律师为题材的片子来一个名利双收。

  我记得小雨说的一段很经典,借用一下。

操作系统:win98
入侵工具:telnet
入侵过程:先telnet对方,然后猜用户名。用户名等于密码,成功进入,(居然两个都是猫) 然后被入侵的系统居然具有类似终端服务和gui木马一样的功能。打开画图软件大大的写了个“傻瓜”。

  真不知道他是给谁写的,98这样的单用户系统也可以用来入侵,而且还可以让98具有如此强大的gui木马功能,我真是佩服的一塌糊涂。

  这个行为让我对主演这个电影的帅哥陆毅大失所望。

我和一个清华大学生的对话:

我:清华很好吧。
他:是的。自然和一般大学有区别,否则我也不会拼了命的考进来了。
我:平常除了上课还做什么?
他:吃饭,做爱。
我:………………

  我想杀了一些白痴让自己代替他的位置,我喜欢北京,喜欢北京的一切,以前一直想考到北京好呼吸一下那里的空气,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能力根本无法脱离现在所在的这个城市。

  一个相对落后的城市,网友们经常问:“你们那里……有网?”

  我或许确实要过我以前想过的日子,但是很不甘心,白痴能做的事情,为什么我就不能做?

  老爹说,掏点钱吧,或许可以上个本科,我说不!或许我还存在着一些的倔强。

  我的世界中,大学是人才汇集的地方,而不是学习工厂。

  admin的睿智最终消失在牛奶制造的泡泡中,不止他一个,我认识的人才,allen,monmon,robin,niceboyo,但是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allen辍学,现在为rmb服务,维持着自己的生活,为了少一点上网费用去攻击当地的电信路由;monmon读高2,同样也堕落在了无尽的迷惘中,robin被开除,好不容易打算去上一个民办,打算和我一起去上,但是我改变主义了,宁可不上,也不去上烂大学。

  还有很多,画画天赋的tony,音乐天赋的mk,写作天赋的yoyo。无一不堕落在了社会的边缘成为一个沙子,默默无闻。

  可是有人叫嚣,要为中国****努力。殊不知努力需要人来努力,需要的人,全部都在地下没有被发觉。
monmon骂我傻,一天就知道感情用事,我也承认自己多少有点煽情,但是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中国的教育方式,我一点也不想评论他,因为我知道评论过的人太多了,我不想多此一举,但是我可以从我的记忆中说明一些简单的问题。

  小学的时候,我们人人都想做个科学家或者解放军的,为国家出力,做个有用的人才,在作文中一遍又一遍的写自己扶一个老人过街的故事。

  初中了,我们开始想做一个大款,有车有房有美女的,过一个舒适的生活,我们的作文中开始有了荤腥。
高中了,我们变的太现实,为rmb服务几乎成了口号,动不动就可以听到了:“有钱就行。”之类的话。

  但是为rmb服务的人没有几个真正得到rmb的。

  小学的时候,我们用六年的时候来记住乘法口诀和一些幼稚可怜的文章。

  中学的时候,我们开始学会如何证明一个三角形和另一个三角形的关系,开始知道什么叫做运动。

  高中了,我们开始知道什么是函数,什么是力学。但是工作后我们会发现,这些东西,除了乘法口诀之外,使用率几乎为零。

  小学的时候,老师说什么话就是圣旨,还记得我挺胸抬头的听老师讲课。

  中学的时候,老师的教鞭没少落在我的手上,我含恨的看着那个体罚的老师,看着同学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的跑。

  高中了,老师不再体罚我们,不是因为他们的素质提高了,而是我们懂得什么叫法律了,动不动就听学生来一句:“你打我我就去告你。”

  考试题目每次都可以让我呕吐几个月,从小写到大的题目土的要命,特别是作文。好文章我看的多,可是今年所谓的满分作文实在让我不敢恭维。随便找个有点骚气爱拽文的小b就可以写的比他好,况且中国所谓的高考制度让我实在无法忍受。

  首先我看了考试评判标准,字数不够是绝对要扣分的,我不知道教育界这样做是不是炒作,可能是炒作这个人,更可能是炒作自己。让大家看看:我是多么开放自由。

  shut up!让我说两句。既然你要开放,为什么还搞这样垃圾的教育方式,这样垃圾的考试制度,这样选拔人才也叫开放?

  既然你要保守,为什么不遵守规定?这样就满分别人还活什么去。

  我认识的写作高手无论从写作技巧还是经验方面不知道要比这个小胡子高多少。

  我记得有个文章不仅完成了本题而且还从竖行读出另一种话,这样的高手为什么没有得满分?甚至听说是零分。就因为他骂了出题人?这个时候你怎么就不民主不自由了呢?所以我完全有理由说这样的评判作文是一种矫情,一种虚伪。ok,你也可以给我的作文打零分了。同样,我在我的心里也给你打了零分。很深的,永远无法磨灭的。

  新八股,同样我来束股。
  新八股,看看你的方式!我真的有点瞧不起你了。

  我永远仇恨高考制度,让我没有大学可以上的高考,一个让傻瓜上大学的高考,一个没有前途的高考!甚至带我去监狱的高考!

  后记:我知道这样做触犯了法律,但是我仍然义无返顾的做了,因为我知道没有反抗,就不会有胜利。我知道电信查我比条子快多了,我更知道这样是自杀行为,但是我做了,对于我这样一个“社会无用的混混”这没什么。我也不会做什么擦除日志的举动,我在家期待你们的到来。就这样,886。


  让我们永远怀念的“广外女生”

  在中国短短的10年黑客史上,广外女生的名号是大名鼎鼎的,当我再考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已经锁定了她们!但是遗憾的是,我费了九牛六虎之力也只是找到关于她们的一点点资料,广外女生是神秘的,在广外女生出道的一年多时间里,这两个女孩子让所有的男性黑客刮目相看!

  她们一个化名machine,一个化名fox。她俩自已指出,她们也有象征,是长羽毛翅膀的两个少女,一个黑,一个白。她们创作了一副图,一对个欲飞的少女。她们是中国的首代女黑客,制造了“GWGirl1”、“EasyHack”、“GWGSniff”、“GWBinder”、“UNetBull”一批软件“军伙”。“GWGirl1”一发布,名声日升,引无数业内男儿竞折腰,中华也有奇儿女,不爱口红爱爱刀枪。“GWGirl1”是世界上第一款斩杀防毒软件的木马,有历史的意义。“UNetBull”是杀世界著名的木马“通讯公牛”的木马。而他们那界面淡紫色的“武器”,一看就让人想起阁楼里绣花的女儿。这东方的玉质的特征。与《黑客帝国》的爱上救世主的女黑客不同,她也令人崇拜,只是她身上光电甚强太风风火火阳气多了些。有些可惜。

  我现在只清楚她们曾经是广东外贸学院的 学生,“广外女生”是中国的两个黑客少女,是历史上第一个写杀反毒软件木马的少女,是中国最早的女黑客少女,是大学里读外贸的两个小女生。但是她们的昙花一现却让几乎所有的男性黑客位之动容,并成了许多新一代年轻黑客崇拜的偶像!

  广外女生,你们永远值得我们怀念!

  祝福你们——
  • 转载请注明来源:IT学习网 网址:http://www.t086.com/ 向您的朋友推荐此文章
  • 特别声明: 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予以更正。
更多
留言建议ASP探针PHP探针站长Enjoy的Blog
© 2017 T086学习网 - T086.com(原itlearner.com)
RunTime:13.09ms QueryTim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