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86学习网 | 站长学院 | 技术文档 | 成语 | 歇后语 | 帝国时代 | 代码收藏 | IP地址查询 | 生活百科 | 生日密码 | CSS压缩 | 用户评论 | 欣欣百宝箱

IT时代周刊:8848从顶峰走向衰微的历史见证

【 《IT时代周刊》作者:程天宇 更新时间:2005-06-24 | 字体:
[导读]  《IT时代周刊》特约记者/程天宇 记者/贺 兰(发自北京)  人不可能两次迈进同一条河流,而8848却似乎可以。   近段时间,因为速达的“收购传闻”,8848再一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因为如今的8848内部风雨飘摇...

  《IT时代周刊》特约记者/程天宇  记者/贺  兰(发自北京)

  人不可能两次迈进同一条河流,而8848却似乎可以。

  近段时间,因为速达的“收购传闻”,8848再一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因为如今的8848内部风雨飘摇,外部官司缠身,它有何被收购的价值?公司总裁吕春维为何早早投怀送抱、急于为收购造势?谁是这一出“收购闹剧”的幕后主使?在诸多疑问背后,很少有人能看清事情本质。老8848的创始人王峻涛知道,但他不说,因为此8848已非当年之彼8848。

  几年前,盛极一时的老8848就是这样被幕后资本强行拉入分拆和兼并的资本游戏,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大股东妄图运用资本力量主导企业发展,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上市圈钱。但因为牵扯的利益太多,诱惑太多,8848的发展最终陷入极度迷茫中,在资本疯狂追逐最大利益的时候,企业却错过了发展的最佳时机,并从此一步步走向衰微。

  6年来,8848经历了最辉煌的巅峰时期,同样也经历了无数是是非非。即使当时剩下的钱仍可使8848运营数十年,但是,商人们已经对8848的未来失去了耐心与信心,老8848最终难逃遭清算厄运。后来,所谓“王者归来”的新8848更是虚有其表,连核心业务也惹上纠纷,最后股东终于按捺不住……

  现在经常有人问王峻涛,如果当时不要上市,如果当时不分拆,如果……但王说:假设没有意义,我懂得了一点:创业者要坚持、坚持、再坚持。张朝阳也说:做自己的,不要听华尔街的。或许这就是本文要寻找的答案。

  让王峻涛谈8848的历史,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现在最喜欢的答复是:

  那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不便多说。

  可是我发现:从连邦谈起,便会让他打开话匣子……

  第一章:8848的启蒙老师

  王峻涛说,1999年之前的连邦,是一个充满理想和收获的集体。一群个性不同,但是都充满理想,并成为一直的朋友。那时,他的福建连邦是连邦软件全国连锁组织的京外专卖店销售冠军,甚至在连邦内部有“福州奇迹”之称。

  1998年10月,连邦董事会在海南开会,突然邀请远在福州的王峻涛一起参加。当时,王虽然和连邦来往紧密,可既不是连邦高层,也和连邦总部没有任何资本关系。不过他很喜欢和连邦的人聚会,所以从福州飞到了海口。

  他回忆说:“等我到达时,他们的正式会议已经结束了,我下了飞机直接就被拉到了海边,吃海鲜。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是以非正式的方式在聊天,我被问的最多的问题是,对连邦以后的发展战略怎么想。记得当时,我反复鼓吹,连邦应该上网了。我们谈了很多关于网络,关于网上销售,关于建立网络信息系统的事情。”

  离开海南前,当时的连邦董事长苏启强正式邀请王峻涛:你来北京吧,我们建立一个电子商务事业部,你来主持,有什么条件你提。王说,好,没有别的条件,我要4个人,要把连邦的信息系统搬上网络,最重要的是,这个电子商务业务,要整合进连锁体系的核心。苏说,就这么办,你快点来吧。

  1999年1月4日,王峻涛到达北京,随身只带了一个包。当时他说,给我半年时间,我把这些平台架好,交给连邦总部,我就回去。

  可是,直到今天他都没能回去。

  当时,无论苏启强、吴铁还是不久后入主连邦的上市公司江苏综艺,都认为王是担当电子商务战略的最佳人选。

  早在1997年,王的网名“老榕”就已经是网上最火的ID,他在那年的一个帖子甚至直接促进了当时的四通利方在线,也就是现在的新浪,转型成为新闻门户。这个充满传奇的过程,在新浪资深副总裁、总编辑陈彤最近的新书《新浪之道》里面,有大篇幅的具体描绘。

  而此前一年,王在福州建立的站点也是当时网上的热门站点之一,他不止通过它来处理和福建各地分销商的业务,也为别人提供网络服务。远在重庆的《电脑报》网站的第一个BBS系统就是他们建立和维护的。

  当然,他的经营管理能力也没有人怀疑,当时福建连邦的经营业绩和管理水平,几年来一直是整个连邦全国连锁组织的旗帜。

  6年后的今天,我们终于有机会听听王峻涛本人的想法。

  《IT时代周刊》:当时你为什么要和连邦合作?以你当时的优势,完全有机会自己做下去。

  王峻涛:其实我做什么都喜欢尽量合作。合作带来共享的资源,更多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带来人脉和互相脑力激荡的伙伴。

  当时,我特别看中连邦的有3点:

  1、连邦在IT产品流通渠道有压倒性的优势资源。1999年5月18日,8848网站发布的时候,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电子商务的三座大山与我们的对策》。当时我说,中国开展电子商务有三座大山:支付、配送和信用。这个说法一直到今天还在被大量引用。可是当时连邦已经在接近300个城市有了连锁专卖店,这些终端可以同时为8848的电子商务提供当地的配送、收款服务。同时,连邦的品牌在消费者心中具有较高美誉度。用好这个连锁组织,就是我对付三座大山的主要对策,后来的事实证明很成功,这是天时。

  2、连邦有比较完善的供应链,尤其在软件、IT产品和电脑图书方面。当时它有巨大的仓储和比较完备的进销存信息系统,困扰其他B2C站点起步的库存、采购、物流问题,在这里根本不是问题。而且,当时的网民只有200万左右,其中大部分是电脑玩家或者业内人士,我们在8848上销售连邦经营的产品,自然地易被接受,这是地利。

  3、经过多年的合作,连邦已经像一个全国大家庭,彼此间已经可以像兄弟一样谈事情,这也是非常吸引我的地方,这是人和。

  现在回头看,另外还有一个因素是王峻涛当时没想到的。

  1999年初,就是王进入连邦担任副总裁、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的时候,连邦的控股权卖给了一家上海上市公司:江苏综艺(代码:600770)。

  而8848正式开始运营的发布会是5月18日召开的,巧的是,5月19日,中国股市就出现了著名的“519网络股行情”。由于有江苏综艺的资本关系,8848一下子成为中国股票市场最引公众注目的明星。王峻涛评论说:好事一起来了,当时的运气真是邪门地好,走路都可能被好运气砸倒。

  《IT时代周刊》:有人说8848是迎合1999年到2000年的网络泡沫而诞生的,情况是这样吗?

  王峻涛:事实正好相反,应该说8848是一不留神撞上网络泡沫的。中国股票市场的519行情,是发生在8848经过5个多月半公开试运营、正式发布后的第2天。这实在是太巧了。事实上,8848的诞生,最重要的是上面说的那些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以及我们和传统业务紧密融合的最初目标。由于这么突出的地面优势,加上我们对网络产业和电子商务比较早的感觉,8848才会在大家还对网络、电子商务多少有点莫名其妙的时候诞生。1999年8月,连邦的电子商务事业部拆分出来成为8848公司的时候,财务给我的结算报告说,电子商务事业部事实上是赢利的。后来碰上了网络泡沫,那真不是故意的,很多是巧合。

  《IT时代周刊》:很多人说8848是您的孩子,后来被别人抢走了。

  王峻涛:8848本来就是别人的孩子,我不过是他的启蒙老师。我自觉我对他的启蒙教育还是很成功的,回头看,那可能也是8848历史上不见得最风光,却最让人值得骄傲的一个阶段。当然,孩子长大成人走向社会之后会变成什么样,我这个启蒙老师能管的就有限了。

  王峻涛不仅是8848的启蒙老师,现在看来,也是中国电子商务和网络产业的一个启蒙人。1999年8月,连邦电子商务事业部独立成为珠穆朗玛电子商务网络服务有限公司,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老8848公司”。连邦公司占80%,王峻涛个人占20%,注册资金120万元人民币。8848从此“长大成人”,独立走向社会。

  可是,好运气似乎就此用完,8848逐渐陷入了低谷。

  第二章 鼎盛期的8848

  有这样坚实的基础,这样良好的业绩和知名度,再加上1999年下半年开始席卷中国的网络投资热潮,独立出来的8848立即陷入风险投资的疯狂追逐和包围之中。

  王峻涛回忆说,当时,我们只有16个人,100多万的注册资金,和8848的名望看起来挺不般配的,不过那时我们心里是真踏实,觉得事业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不过,事情发展得很快。公司很快进来了第一笔风险投资200万美元,第一大股东转眼就变成了海外的风险投资商。

  2个月后,1999年10月,有了新的CEO,来自微软的谭智,以及来自华尔街的CFO。又过了2个月,1999年底,有了接近200名员工,有了自己庞大的仓库,得到了数千万美元的投资,甚至有了50多位说不同语言的股东。

  有了资金有了人,王峻涛开始猛抓B2C业务。

  到2000年初,他们一个月的销售额已经突破千万元大关,销售的商品也扩大到16大类、数万种。最重要的是,当时8848在网上销售中的份额,用“绝对垄断”来形容是一点不为过的。当时轰动全国的“72小时生存试验”使8848连续几天出现在CCTV2的黄金时间,8848也从此作为“唯一真的可以通过在线支付买到东西”的网站闻名全国。

  创新公司1999年在中国第一家推出MP3随身听RIO。8848按照地面渠道的平等条件申请代理成功,半年后,创新公司宣布,8848是它的所有RIO代理商中的销售冠军,销售额超过第2名一倍!这可能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完全平等的条件下,网上销售超过了网下。

  这件事对王的触动很大,以至于直到今天,仍对此记忆深刻。他弯腰拿出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背包对《IT时代周刊》说:“你看,这就是当时的奖品,我十分珍惜,用了5年。”

  2000年,招商银行曾宣布,8848一家的B2C网上支付数额就超过了他们银行所有B2C网上支付流水的51%;当年年底,CNNIC调查显示,有接近70%的人说他们上网买东西首选8848;8848在当时B2C市场中的地位甚至受到了美国《商业周刊》的关注。

  一般国际标准是,超过25%的市场份额就是垄断,可是,当时8848的有关数字都是50%以上、几倍于对手。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8848拆分以后……

  《IT时代周刊》:既然发展得这么好,为什么最后还是要分拆呢?

  王峻涛:当时我们内部争论也非常激烈,因为有一万条理由说AMAZON会死的,B2C业务行不通了,NASDAQ不再欢迎B2C。所以,大股东的提议是“转向”,就是丢掉B2C业务。我当然反对,每一次我都坚持反复问2个非常简单的问题:第一,我们丢掉一个占市场份额超过50%的市场,进入一个市场份额是0的市场,谁能预测一下,多久能赢利?第二,谁能给我们一个预测,如果我们的B2C业务保持和中国的网民数量等基本环境参数同步成长,还需要多久可以赢利?

  《IT时代周刊》:你的问题很好啊。结果是什么?

  王峻涛:当时8848有很专业的财务分析团队,CFO毛区健丽是非常职业的华尔街人。当时她通过模型告诉我:对第2个问题的回答,最保守的估计,到2010年可以赢利,最乐观的估计是2005年,就是今年。可是,现在已经是2005年了,现在的实际数据,比如一亿的网民、超过60%的人经常浏览电子商务网站、超过17%的人上网购物、在线支付成为比例第一的支付方式等等,比那时最乐观的估计还要好很多。至于第一个问题,没有解答。是啊,谁能知道,做一件你从来没尝试过的事情,需要多久可以成功?

  第三章拆分8848

  尽管王峻涛的疑问得到股东理解,但仍无法改变结局。

  《IT时代周刊》:这些回答看起来很有力啊,他们不接受吗?

  王峻涛:当然接受了,不然甚至连拆分都不可能。不夸张地说,如果不这么折腾的话,当时8848手里的现金,可以支持运营好几十年。但是,他们有自己的想法:王,你说的对,可是,我们现在就想上市,你说怎么办?

  王峻涛当然没办法,资本市场经常和产业本身没什么大关系。后来,甚至张朝阳都觉悟了这个道理,最近他反复说:做自己的,不听华尔街的。

  可是,当时到NASDAQ去上市,是可以不用赢利的。AMAZON上市后6年才开始赢利。当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门户,不仅没有赢利,而且亏损累累。那时,概念最重要。

  当时实际控制8848的风险投资商们,可没有王峻涛、张朝阳这样的产业抱负和耐心。别说2010年,他们连2005年都不想等了。他们唯一期待的就是立即上市。可是,在2000年下半年,网络泡沫终于破灭。当时在NASDAQ还有点风头的,是COMMERCE ONE、ARIBA这样的电子商务方案商。当然,6年之后回头看,这2个公司现在也早已不知所踪。可是,8848的一部分投资人当时还是决定,不惜代价也要造出一个这样的概念,赶紧上市了结。

  王峻涛不仅不同意,甚至不惜公开表示抗议。2000年底,8848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的发布会,宣布推出他们的MARKET PLACE交易系统,全面转向B2B方案服务。王峻涛公然缺席了那次发布会。

  至于原因,王峻涛说:“我去了一定要讲话,甚至被提问。我说什么好呢?我觉得作为企业的创业者、经营者,涉及公司的发展战略,你可以不说话,可是不能说假话。”

  经过不断的沟通、妥协,大家都接受了“兵分二路、分头突围”的方案。巧的是,王峻涛在这个时候遇见了一位有意收购8848的B2C业务的国内投资人。他们此前正好收购了一家国内A股的ST公司,正寻找有价值的业务注入。双方一拍即合,协议用884.8万美金的现金收购8848的B2C业务(不包括8848.com域名,只有8848商标的授权使用许可、没有所有权),注入时代珠峰,即my8848公司。同时,他们又投入了1000万人民币现金在my8848公司占75.01%,老8848公司占24.99%。

  老8848当时的CFO毛女士,在接受《IT时代周刊》采访时提到,老8848的投资人在王峻涛的坚持、说服下,也不愿意完全放弃B2C业务,所以在my8848公司里面占据了可能的最大股份。作为一个外商独资企业,避免在my8848占据超过25%的股份,是由于当时对中外合资企业介入零售业务有比较高的政策门槛。

  这时,老8848开始全面转向。短短一年时间,他们尝试了B2B、电子商务解决方案、系统集成等等业务,但都不成功。最后,共同的大股东做主,把它合并到了电商数据公司。当时电商数据公司看来有很充实的系统集成业务,但缺乏影响力;而8848有较高的品牌影响力,却没有可以带来实际收入的核心业务。

  遗憾的是,由于资本层面的矛盾激化,拆分8848的二条路都遭遇了巨大的困难。

  2001年,my8848的2个股东因为资金及观念差异等一系列问题产生矛盾,甚至闹上了仲裁委。同是8848和my8848董事长的王峻涛夹在当中,左右为难,所以干脆同时辞去了这二个职务。

  同时,由于管理不力,加上资金周转困难,拖欠货款的时间长,导致了供货商们的集体追讨。而更令这200多家供货商们气愤的是,在催讨货款的时候,竟然遭到“临时增派的保安人员的阻挠”,于是供货商们一气之下将时代珠峰的无理做法反映至北京市海淀工商局,也就出现了后来的“查封事件”。

  《IT时代周刊》:现在看来,当时my8848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王峻涛:现在看起来事情很清楚了,主要是股东层面的矛盾公开后,my8848的管理层没有足够的经验和准备,造成了短时间的管理真空,引起供货商和一部分顾客的恐慌。不过,欠款事件很快就在my8848调整后的管理层出现后了结。当时,所谓的欠款数目并不太大,如果发生在别的公司,可能根本成不了新闻。由于当时my8848是个大家注目的企业,所以被放大成了一个大事件。另外我想借这个机会澄清一下,据我所知,无论是8848还是my8848公司,都从来没有被查封、关闭或者破产。my8848到现在还在正常运营,上网一查就能知道。

  而8848则经历了很不愉快的合并过程。开始也是大规模的裁员,然后是合并方的管理层介入接管,最后是合并双方都经历了长达一年的摩擦后,同归沉寂。8848的团队悉数离散。CEO谭智辗转加入了TOM,COO鲁众后来去了AMD,CTO易爱民回到了亚信,其他员工也慢慢散去。

  张研,当时是8848开发部门的员工,被裁员后一直没有固定的单位;刘梅生当时是后来下马的marketplace项目的售前工程师,被裁员后也一直没有固定单位,有人看到他经常和张研一起出没在一些项目投标的场合。

  同时,被王峻涛带出去的队伍,却在很长时间里一直“同事”,虽然在不同的公司名号下。直到王峻涛2002年创立6688,在他周围仍有1999年代的8848同事。

  而8848的董事们关于上市的争执也终于无果。当时,8848的上市万事俱备,甚至连NASDAQ的代码都拿到了,只要8848愿意,随时都可以上。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投资人互相就发行价格、发行时间等等达不成一致。这一搁置,再加上后来兵分二路都不顺利,就彻底黄了。因为NASDAQ规定,申请了上市而没有上,6个月后,所有的事情都要从头来过。

  当时的8848彻底失去了那个机会。

  第四章 吕春维其人

  只要谈到2004年扯着“王者归来”大旗出现的所谓“新8848”,王峻涛总是半鄙夷半严肃地说:“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公司,是一个和8848的历史没有任何关联的公司,当然也是一个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公司,所以我不能回答关于它的任何问题。”

  好在新8848的CEO吕春维是个出奇地爱说话的人。

  大家知道吕春维,要从新8848号称“王者归来”开始。有意思的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经历。他公开的简历语焉不详,而且有多个版本。

  据新8848的员工说,他经常宣称自己曾是微软西雅图总部的“高级项目经理”。某个著名的门户站点在邀请他做访问的时候,照例登出了他的简历。有人注意到,这个简历有罕见的“双胞胎”。

  开始登出的简历说:“吕春维先生于1996年外派到美国西雅图,曾经在美国微软公司BackOffice Small Business Server Team和Windows Millennium PC Health Team供职。并在此期间,联合创办了面向海外华人的网上购物网站ChinaMalls.com。”可是不久,同样的简历,上列文字却变成了:“吕春维先生曾经在美国微软公司供职。在美国期间,曾联合创办了面向海外华人的网上购物网站ChinaMalls.com”。

  后经了解,他的来历大概是这样的:此人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毕业后进入了长春的一家进出口代理公司,不久被这家进出口公司外派到了美国做业务。在此期间,他兼职做了几天微软产品测试之类的PART-TIME工作,还业余做了一个叫ChinaMalls.com的网站,据他自己说后来“卖给了纽约的上市公司”,当然从来也没说是哪个上市公司。

  经过《IT时代周刊》查证发现,现在别说这个网站,就连ChinaMalls.com这个域名本身也没有归属,正在一个倒卖域名的公司网站上拍卖。从网上搜索的历史快照可以看出,它最后能截取到的页面是1998年,看起来确实就像个个人站点,其页面几乎一年都没有变化。也就是说,一个在纽约美国主板上市的公司,在收购之后,不仅从来不维护,而且后来干脆任由它的域名过期——这听起来实在不合上市公司的商业逻辑。

  此外,在他的简历中,还提到另外一个来历不明的站点:Ourchina.net。用同样的方法可以查到,这个站点现在“网页无法显示”,最后一次的历史页面出现在几年前,居然是一个聊天室。

  总之,他在美国的经历中,一个任职、二个网站,均经不起推敲。只有被一个进出口公司外派到了美国2年多这一点,看来是没有疑问的。

  回国后,吕先生的简历就更是语焉不详了,就连一个像样的“任职”公司也找不到了。关于这一段,吕先生的简历同样有2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随后,吕春维先生又创办了电子商务企业OurChina.Net, Inc. 并回到国内发展;推出了面向商户的eStore系统和面向企业的B2B平台。OurChina.Net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低潮的阶段,矢志不渝、坚持发展,通过激烈的竞争中标上市公司亚泰集团电子商务系统,并参与、建设了中国电子口岸、中国——加拿大政府合作项目建设部建筑节能网、金盾工程成都市公安局治安管理信息系统等大型项目。”这么多辉煌的业绩,并没有一个正经的企业去认账,只有一个聊天室OurChina.net在操作?

  估计遭遇了一些类似的疑问后,不久,简历修改成这样:“随后,吕春维先生又创办了电子商务企业OurChina.Net, Inc.并回到国内发展;推出了面向商户的eStore系统和面向企业的B2B平台。”那些辉煌的业绩浑然不见了。

  事实是,吕春维回国以后,并没有固定的工作,开始在系统集成领域打零工,只要哪里有什么项目投标,他就依托不同的公司参与。投到了,就以“挂靠”的方式做几天,赚一点开发或者维护费。至少“亚泰项目”可能就是依托长春一家叫“一萌”的小公司运作的。这个公司是一个学生创业的技术公司,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而且看来运营得不大成功,创业者曾经发表过文章,提到亚泰项目“亏损”的事实。总之,看来吕先生这些零敲碎打的收入并不富裕,所以有同事说他回国混了多年,没房没车。在这个时间里,他碰见了从8848出来的张研和刘梅生,据说也是他的同乡兼中学同学,经常一起合作出门“打标”。

  王峻涛离开西单以后,吕春维找上了一心想在商业系统推广信息系统解决方案的西单电子商务部总经理林亚。林亚女士曾经供职的西单计算中心开发出了当时在北京商业系统十分领先的信息管理系统。当时,吕、张、刘正计划向一个有商业背景的项目“打标”,就故伎重演,想和西单电子商务公司合作。这个项目后来没了消息,可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林亚的信任,吕在王峻涛离开西单大约2个月后,成为那里的副总裁。

  当然,他们还是没有给急切需要业绩的西单电子商务公司带来任何收益,所以,几个月后,他们又离开了西单电子商务公司。不过,这次他们带走了王峻涛为西单电子商务公司开发的ESHOP系统和在线支付平台,改名字叫ESTORE系统和EPAYMENT系统。

  据当时的西单电子商务公司员工说,在他们离开、进入新8848的时候,林亚公开在公司内多次说:一定要告吕春维。

  无论如何,在碰上了长春一萌、西单电子商务公司之后,接下来吕春维们带着这些东西,终于碰上了IDG。

  第五章 IDG的算盘

  当时,IDG正着急找一个项目,填进他们手里的8848空壳。此前不久,对IDG的8848运作彻底失去信心的其他股东和创业者们,刚刚和它分道扬镳。老8848的账上还有不少钱,股东们按照股份瓜分了之后各奔前程,IDG也分到了大约300万美元——比它的第一次对8848的天使投资,赚了100万美元。就在这个时刻,吕通过在当当网的一个熟人认识了李国庆,为当时缺乏搜索技术的当当做了一个简单的搜索。李国庆无意把这些说给了他的股东IDG。言者无意,听者有心,IDG立即约见了吕春维……

  据吕后来在某门户网站的访谈,他“花了一个晚上”写成了商业计划书,然后在嘉里中心——IDG所在地的咖啡厅见了IDG的人。然后,仅花了“3个月”的开发,“王者”就归来了。匆忙“归来”的新8848把大量资源投入了炒作。不过,和他们匆忙推出的平台一样,炒作也是漏洞百出,以至于一位有名的IT评论家说,新8848是一个自己吹大的气球,一根头发就可以把它戳破。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新8848归来的时候,吕春维通过媒体说,IDG注入新的资金;几天后又正式改口说,用原来老8848剩余的资金就够了,IDG没有新加投资。那么这个“剩余资金”是多少?新8848透过媒介说过上万万到数千万不等的数,吕春维甚至在一次访问中说过一个具体数:注册资金是2900多万美元。事实是,经过《IT时代周刊》向北京工商部门查核:新8848公司,即北京珠穆朗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2004年2月(即他们宣布“王者归来”之后)最后一次变更的注册资金仅为860万元人民币,公司股东仅4名,都是自然人,分别是:李建光(IDG合伙人)83.26%,吕春维 8.79%,张研 6.28%,刘梅生 1.67%。再如,吕春维在2004年中曾经公开对媒介说,新8848已经收支平衡;近一年后又对记者说,过去是每月砸一个宝马换一个奥迪,也就是说:亏大了。

  可无论如何,综合以上信息,我们已经可以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脉络:

  在老8848遭“彻底清算”之后,IDG实际控制了已经成为真空的8848无形资产,比如域名和商标。没有实际业务支持,这些无形资产就是废物,所以,他们找到了吕春维“团队”,再次打算利用当时流行的“概念”——这次不是B2C也不是B2B了,是搜索+电子商务——打包脱手。很可惜,新8848这次的所谓业务,根本没有根基,除了炒作,完全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收益,一年多的折腾,不仅没有让它成为有价值的投资对象,反而成为一个争议,其他投资人避之惟恐不及。

  寻求脱手和新的投资无望,自己赢利更没了指望,怎么办?IDG故伎重演,盯上了速达。

  几年前,老8848几乎演绎过一样的故事:大规模裁员(最后甚至裁掉了当时的CEO谭智自己),经历了非常白热化的内部纷争,最后由大股东IDG做主强行并入了同样也是IDG投资的电商公司。巧的是,当时的电商公司,也以ERP为核心优势,他们兼并的理由也是“用户重合,优势互补”。

  唯一的不同是,这一次的速达,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兼并以后,理论上IDG终于有机会“修成正果”——可以通过股票市场随时退出了,不过,速达目前的股票价格只有折合2毛多美金,而且交易很不活跃,3个月的日均成交量只有可怜的2万多股。在笔者截稿的最后一个交易日5月25日,虽然大陆媒介到处炒作关于速达收购新8848的话题,速达的投资者却毫不买账:这一天,它的成交量是:0股,无人问津。

  不过,无论如何,对IDG来说,他们在8848上的投资已经全部收回,现在,卖一毛就赚一毛。

  现在的疑问是,根据速达2004年的财报,他们拥有的现金只有2100万人民币左右,流通股不过400多万股,流通市值不到100万美元(按照5月25日的收盘价计算)。不知道吕春维先生前几天说的兼并将涉及的1000万以上美元从那里找出处?

  按照这个现实的财务数据计算,速达即使把所有的现金都投入,也只够1000万美元的零头。用股票置换并且把置换后的股票投入流通,那么至少要增发10倍以上,这听起来似乎根本不可能。至于说改到NASDAQ上市,以2004年第4季度速达的利润700多万人民币计算(那已经是他们上市以来最好的表现),全年不过300多万美金左右,距离NASDAQ现在习惯接纳年利润600万美元以上公司的底线,还差很大一截,且不说收购8848后要增加的成本,以及从香港H股变成NASDAQ上市公司,那些政策、法律和操作上的重重壁垒。

  研究8848历史,我们会发现,8848的企业文化鲜明地分成了二个阶段:王峻涛主导的8848阶段,和他离开后的“后8848阶段”。我们发现,这二段文化,有截然不同的特点。

  王峻涛时代的8848文化,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和务实的作风。后8848文化,是典型的没有灵魂、没有事业动机、充满投机和赌博心态的文化。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新8848分崩离析的时候,1999-2000年加入王峻涛时代的8848老人的表现,和后来加入的新8848人的表现,完全不同。后者在网上开始了互相讨伐甚至人身攻击,甚至有人说将在简历中抹去在新8848的经历;而那些“老人”们,却自然地流露出对8848品牌由衷的爱惜、对自己在8848创业阶段经历的骄傲,虽然他们经历了一样的痛苦。

  珠穆朗玛峰的高度由于新的测定即将改写,“8848”这个数字,作为世界最高峰的高度,可能也即将失去意义。不过,在我们为它惋惜、感叹、甚至愤怒的时候,我们还是发现,8848在它崛起的时代,曾经代表了一种精神,一种我们应该在中国的创业者中提倡的精神:坚持,坚持,彻底地坚持。8848理想的未来,最大的可能,还是在那些坚持着的创业者身上。

  附文:令人心痛的8848

  利用8848这块金字招牌,各股东尽其所能从中套现,且看他们如何分账?

  1999年1月,王峻涛只身来到北京连邦,担任北京连邦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这个事业部成立6个月后独立成为北京珠穆朗玛电子商务网络服务有限公司(8848.net),注册资本为120万元人民币。连邦软件投资96万元持有80%的股权,另外20%股权由王峻涛个人投资。

  不久,国际风险投资组合看中了“8848”。这个组合包括IDG、Yahoo,创始人之一杨致远、台湾趋势科技公司创始人张明正、华尔街金融投资家薛蛮子(也是亚信和UT Starcom的创始投资人)等等。他们于1999年8月首先拿出100万美元从北京连邦手中购买一半的股权。2个月后,海外投资和北京连邦分别再拿出100万美元和60万美元注入8848,融资后的结果是,外方在8848中占55.5%的股份,北京连邦占33.4%,个人投资者占11.1%。

  2个月中,北京连邦先收100万美元,再从100万美元中付出60万美元,一进一出,北京连邦投入96万元人民币,获得了40万美元的现金,但在8848中的股权则从80%减持到33.4%。

  1999年11月后,为顺利上市,北京连邦以900万美元现金的价格向外方投资者卖出150万股8848的股权,从而使它在8848中的股权减持到28.16%,但仍保留了451万股股票期权,每股成本1美分。当时8848已经完成上市前的安排,融资市值已经接近5亿美元。

  此前的1998年底,来自江苏的上市公司综艺股份(600770)向北京连邦软件投资3264万元,从北京连邦的股东手中购得51%的股权,成为北京连邦的第一大股东。综艺股份凭其拥有北京连邦51%的股份而从900万美元的收益中分得了459万美元,相当于3800万元人民币,剩余的441万美元的现金归了连邦。

  至此,当初向8848只投资了96万元人民币的北京连邦,装入口袋的美元现金总数为940万(包括其中分给综艺股份的部分),是其原始投资的80倍!这还不包括它当时仍持有的28.16%的8848股权的相关权益。据测算,北京连邦拥有的28.16%的8848股权,在2003年底最后的分账中,大约尚可分得600余万美元现金。

  扣除分给综艺股份的收益部分,北京连邦从8848实际拿到的美元现金为481万美元,差不多等于4000万人民币。

  再看综艺股份,它当初投资北京连邦的资金为3264万元人民币,而它从连邦分得的459万美元现金,已经相当于一举收回了对北京连邦的整个投资,这还不包括它在连邦拥有的51%股权、以及通过连邦间接拥有的14.36%的老8848股权。

  1996年还是江苏省通州市兴东镇黄金村的村办企业的综艺股份,自1998年底入驻北京连邦后,以8848电子商务为题材,在1999年的中国股市上叱咤风云,一年时间里股票价格上升了9倍,公司市值上升了7倍,董事长昝圣达还登上了福布斯中国财富50强。

  2000年初,ST宏业通过万泉河和my8848搭上关系,这个连续亏损2年多马上就要下市的垃圾股,居然在2001年中国股市动荡不安的头10个月里有7个月是阳线,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2001年11月国家宣布新的ST退市规定后,my8848的投资者与管理层,会突然转向,重拾自己当初弃之如弊履的my8848,急匆匆归还了所有欠款,要重新开张的道理。

  2001年10月18日,西单商场公告使用900万元人民币配股资金和王峻涛共同发起组建电子商务公司。公告后,西单商场这只从2001年7月一路下跌的股票,在连续7周的上升过程中拉出了5周阳线,每股价格从7.64左右最高摸到8.92,差不多每股上升了1.3元;根据它的流通股股数计算,西单商场的流通市值一举上升了2亿多元人民币。甚至在若干年过去之后,中国的股票市场每当对网络股有所反应,还会有人提起IGO5、王峻涛。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几天前,王峻涛甚至不得不为此发布“我没有回到西单”的澄清谈话。

  IDG于1999年投资200万美元,2003年底收回了大约300万美元和“8848”这个镀金招牌。根据报道,他们即将出售这个招牌给香港上市公司速达。算起来这已经是他们第3次出售这个招牌,此前的买主分别是my8848和电商数据。

  • 转载请注明来源:IT学习网 网址:http://www.t086.com/ 向您的朋友推荐此文章
  • 特别声明: 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予以更正。
更多
留言建议ASP探针PHP探针站长Enjoy的Blog
© 2017 T086学习网 - T086.com(原itlearner.com)
RunTime:18.44ms QueryTim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