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86学习网 | 站长学院 | 技术文档 | 成语 | 歇后语 | 帝国时代 | 代码收藏 | IP地址查询 | 生活百科 | 生日密码 | CSS压缩 | 用户评论 | 欣欣百宝箱

陈年聊游戏装备交易网站:干什么都有赚钱机会

【 新浪科技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06-01-24 | 字体:
[导读]  新浪科技讯 2006年1月24日下午5时,我有网创办人、原卓越网执行副总裁陈年,做客新浪,就创业话题与广大网友进行在线交流。以下为文字实录:   我有网成立于2005年4月,作为国内第一家专业提供网络游戏增值服务...

  新浪科技讯 2006年1月24日下午5时,我有网创办人、原卓越网执行副总裁陈年,做客新浪,就创业话题与广大网友进行在线交流。以下为文字实录:

  我有网成立于2005年4月,作为国内第一家专业提供网络游戏增值服务的公司,向网民提供在网络虚拟世界中网络游戏帐号、网络游戏货币、网络游戏装备的产品和服务,我有网计划建成品种最全、规模最大、物美价廉的网络游戏交易平台;并聘请了近二十位资深研究员组建了中国第一家网络游戏研究中心对网络游戏的市场动态和未来趋势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还组建了专业的网游记者与作家群建立了网游娱乐新闻频道,成员包括产业界中的从业人员、职业作家、特约专栏撰稿人以及业余资深玩家,专注报道网游虚拟世界内部的经济、军事、娱乐、文化等新闻事件,将最新资讯第一时间提供给游戏玩家;还设置有交友频道、互动社区等。

  这是新浪科技《白银时代》系列访谈第三期。《白银时代》是新浪科技频道推出的一个强档栏目,以深度报道、人物特写、评论、调查、图表、访谈等多种形式向网民深度剖析、展现一个个快速成长的创业型高科技企业的方方面面。近期,新浪科技也将陆续邀请其他备受关注的创业企业创始人做客新浪,与广大网友进行交流。

  精彩观点

  - 为什么一个小姑娘每天弄这个?她说我就是想向他们证明,打游戏我也能赚钱,那天她卖给我一个号,大概600块钱,很高兴的回去了

  - 过去游戏交易它的透明度不够,或者没有正规化来做,更多是私下的交易,或者个人的交易,我觉得我们现在不是说新游戏够不够的问题,而是说我们能不能做得过来的问题

  - 而且以我在卓越网工作的感受来说,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这位网友,跨国公司在中国死路一条,IGE也不例外

  - 在我们战略规划里面,一个长期战略规划,三年、五年的长期战略规划,比如说06年这么一个年,能够做到很高的规模,上亿人民币的收入规模,很好的盈利的预期

  - 我觉得大家不要用道德观谴责网络游戏,宽容一点,它是一个大的产业,我们珍惜这个机会就是了

  主持人邹剑宇: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进入今天新浪网的嘉宾聊天室。我们今天进行的依然是新浪科技白银时代系列访谈的第三期,我是主持人,三联生活周刊的邹剑宇,我们欢迎今天的客人陈年。

  陈年:大家好,我是陈年,现在在做我有网,是我有网的总裁,谢谢大家。

  主持人邹剑宇:陈年其实是中国互联网大家现在越来越熟悉,过去也很熟悉的一位人物,在几年前卓越网从一个下载的网络转为一个电子商务的时候,陈年从中国图书商报来到了卓越网,从一个主编变成了一个电子商务网站的主持人,几年下来,陈年给大家的感觉是书读的最好,现在看来钱赚的也是最好,所以我今天很荣幸的能够跟陈年在这聊天,先请陈年给大家讲讲他最近从卓越离开之后来做我有网,稍微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有网是干什么的。

  陈年:我有网简单的说是一个做网络游戏内部交易的这样一个网站,大家玩游戏的人肯定都知道,在打游戏的时候,游戏内部会有钱或者装备,这些并不是说完全都是由自己来打的,有时候需要从小队的队员里面去买或者其他的玩家那里去买。我有网其实是这样一个平台,因为大家很清楚,尤其是玩游戏的人很清楚,两个玩家之间进行交易的时候,这种信任其实是最大的问题,我有网在这里提供这样一个平台,我们提取P2C的方式,比如要卖,自己剩下多余的钱或者多余装备想卖,我有网收购上来,采购上来,然后再去卖给需要它的玩家,所以我有网的交易很简单,就是P2C的平台。当然也有周边内容,比如尤其是未来会有更多周边内容,比如论坛、社区可能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但是现在这些都在计划中,现在主要是以魔兽世界的金币销售,还有梦幻西游梦幻币销售,还有一个游戏币的销售。

  主持人邹剑宇:电子游戏中国人有非常多的人喜欢,但是网络游戏大家都知道盛大经营传奇是赚钱的,他们赚钱模式主要来自于卖点卡,卖网络游戏时间。游戏中这种装备和金币货币的交易,在玩家当中可能进行,但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意,赚钱吗?怎么实现它的利润的最大化?规模化?怎么能做到这一点?

  陈年:从我们现在来看,尤其是在我们前期的时候,比如研究韩国的游戏,看韩国的游戏市场,或者欧美市场,从这点来看,我们估算大概韩国不用说了,因为韩国大部分的游戏是免费的,它的游戏市场主要的收益是来自于网络游戏内部的交易。从欧洲和美洲来看,大家认为一个游戏交易的规模,大概是点卡的这种销售,网络游戏点卡,你刚才说到比如像盛大他们主要收入来源,点卡部分是交易部分1/4或者1/3,也就是销售部分远远大于点卡的销售部分。

  所以这个规模,从我这样来说,它其实非常大,只是过去我们没有正规化的、严肃的把它归在一起,但是从我们前面,比如我有网刚开始要做的时候,的确发现还是很大的,而且我们发现很多小的个人或者小的组织,小的团队,可能已经非常挣钱了,当然我们也知道比如说像做这一块在全球做的最好的一个,他们做的非常好,我知道去年05年的收入大概1.2亿美金,相比于其他的电子商务网站还很小,但历史很短,1.2亿美金,我听说它的毛利率高达40%,净利率高达20%,它是一个很赚钱的公司。

  主持人邹剑宇:过去大家对这个生意本身不是特别了解,因为是游戏的再衍生产品,它好象永远是一个地下的状态,或者一种业余的状态,您刚才要说给它正规化起来,主要做哪些事情?

  陈年:我觉得首先我们来看,大家这种交换是怎么产生的,交换我们很清楚,我们算传统的经济里面,交换也是一个劳动必要时间的交换。其实从这个游戏内部的交易来说,比如说你邹剑宇比我聪明,打金币比我打得快,你一天能生产十个金子,我只能生产两个金子,我平均是5个,你完全可以把你多余5个卖给我。必要劳动时间,都是生产5个,平均来说都是5个,可是你能生产10个,我能生产2个,我笨一点,你卖给我,你的效率比我高,价值从这里体现出来。如果大家尊重这么基本的价值,基本的度量衡,没有说非要地下,非要如何的问题,它是一个很阳光的产业。在前面我来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开始也忐忑不安,因为我搞不清楚它怎么回事,打了一段游戏以后,你比我快或者我比你快,咱俩各自有分工,你金币比我练得快,我急救术我比你练得好,或者说我完成量比你精明,你辛辛苦苦挖金子,我其他比你聪明,我可以把其他东西和你进行交换,这是非常正常。

  仅仅咱俩在玩游戏的时候觉得这种交换是非常健康的,觉得咱俩是契约行为,但是后来我去看那些过去比较组织化的,比如有些小的工作室,或者做这些的,这些小孩们的心态的确是非常的难受的,他们不会有我这样的承受力,比如我做了五年卓越网最初的时候,我们做卓越网的时候,卓越网今天大家都觉得它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最初的时候大家都说网上怎么能卖书呢?连文化部都听不懂,所以我有这样一个经过打击的心态,我觉得我足够坚强,但是那些工作室的小孩们的确不太坚强。舆论或者媒体说他们是灰色的,他们就是灰色的,媒体说他们是不健康的,他们认为自己就是不健康的。我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我说其实你们很了不起,我去哈尔滨,他们有一个工作室,他们把一个网吧给包了,网吧老板最初的时候觉得网吧生意不好做,但是现在因为他们自己做不起一个网吧,也不愿意买机器,他们不停扩大自己规模,从开始30人,后来变成100人,后来我去看的时候200人,网吧老板跟着他们规模扩大不停扩大那个网吧,其实这200人干嘛?就是在生产金币,而且主要生产的不是给国内的服务器的金币,那时候魔兽还没有起来,主要给欧服、美服,给欧美用户进入他们代理服务器,给他们生产金币。

  我觉得他们很了不起的,但是他们见我的时候鬼鬼祟祟,大概通过五个人我才真正见到他们那个老板,反复的观察,我就像进入一个地道一样才见到他,我觉得这个要批评媒体,因为媒体没有认真的来思考这件事情,导致过去的很多工作室或者很多来从事这个行当的,他被掩盖了,或者说他藏起来,并不是说他自己故意藏起来。

  我觉得他了不起在哪里?我当时跟那人说,你看这些小孩都是从哈尔滨周边乡镇招过来,我在北京办卓越网,那些乡镇孩子来到卓越网,我只可能让他去做陪送员,或者让他在卓越网的库房,一周磨破一双鞋。现在如果说我有网我也有这样的工作室,资力大家差不多初中毕业或者高中毕业可以做这件事,所以我说那些工作室小孩很了不起。

  当然我也听一个笑话,南方一个小县城,规模很大,你看平时我们这些小孩在街上打架,犯罪率很高,结果这个工作室一开,大家都去生产装备去的,或者生产金子去了,街上大家都不打架了,找到很好的工作。我现在从于情于理上来说,我想不出它灰色在哪里。

  主持人邹剑宇:咱们从社会角度来说,我有网解决了中国多少青少年的就业问题?

  陈年:我不能说我们解决多少就业问题,至少我知道在背后的,因为很多玩家其实除了这种规模化的给我们来供货的,这些非常有组织的来说,其他的还有比如说像普通的玩家,其实每天也在给我们供货,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就就业这个问题,我们在供应链上大概有几千人,无数的工作室做这件事情,他们自己可能在底下也在卖。但是我觉得比较高兴的是什么?因为我做过一段交易,而且我是跟一个普通玩家做的,那小孩告诉我说,我就是想向父母证明,我打游戏也能挣钱,那小孩19岁,我当时还是比较震撼的,他卖给我一个号,卖给我一个60级的号,虽然后来我没有用那个号,但是我说你为什么一个小姑娘每天弄这个?她说我就是想向他们证明,打游戏我也能赚钱,那天她卖给我一个号,大概600块钱,很高兴的回去了。

  主持人邹剑宇:她练这个号大概多长时间?

  陈年:一两周,两三周。

  主持人邹剑宇:15-20天左右600块钱。

  她在什么地方?

  陈年:她在方庄。

  主持人邹剑宇:北京人,一个小孩其实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专门为了挣钱。

  陈年:不是,她很高兴,她从方庄公公共汽车跑到我们公司来,路上花了两个多小时,她交给我之后,就说回去就爽了,可以打车了。

  网友:我有网是怎么来解决时间成本,过去是5毛钱一个金币,现在是1毛钱一个金币。

  陈年:实际上最初的时候,我们在讨论,因为虽然是一个虚拟世界,但是也是一个货币交易,讨论这种汇率的改变的时候,就像现在大家每天关心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的变化一样,我们当时也觉得可能是一个急遽波动的市场,但后来我们发现这个市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均衡的,5毛钱我可以负责的告诉这位网友,比如5毛钱大约持续当时一个月,或者还要短一点,但是接着我们会非常快的追上,他大概到了5毛钱,到了3毛钱,到了2毛1,到1毛7,到了1毛1,我们现在1毛1大概维持了两个多月了,这个估算相对来说还没有那么邪乎,问题不大,因为这个东西它也是跟服务器不同有关的,价值波动跟服务器当时的情况是有关的。有时候它一下去了,有时候它也往回走,比如开了新服,或者说又有些新的东西出来了,又于是金子升了,这时候它可能也会出现偶尔的紧缺,再往回升,这种可能性都有,但是基本上都能在预测范围之内。

  网友:中国像我有网这种公司,它的业务主要依赖于国内的网络游戏的产业,今年新的网络游戏不会特别多,今年的机会是什么样?

  陈年:我们观察,我觉得每年倒不是在多,重要的是我们从新出现的游戏里面去选择它比较合适于交易的游戏。我现在不能多说,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团队,我们的经营团队他们最近在关注四五款新的游戏,四五款新的游戏里面,他们认为其中可能有一两款是非常合适的,我们现在重要的不是说这一两款够不够的问题,而是说能不能把这一两款做好的问题。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像刚才大家说的,过去游戏交易它的透明度不够,或者没有正规化来做,更多是私下的交易,或者个人的交易,我觉得我们现在不是说新游戏够不够的问题,而是说我们能不能做得过来的问题,我们现在遇到的其实是这个问题。

  主持人邹剑宇:对于正规经营的公司来说,市场的空间还是非常大。

  陈年:太大了,就我们现在没有说去努力的拓展,我们现在都知道大概有一个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比例都是网吧界面交易,你说这个空间有多大?我们可能做的剩下10%或者20%里面非常小的一块,还很小,这个市场空间。我们过去在做卓越网的时候老讨论,你这个市场空间有多大,那个讨论起来真是搞的我们很累,反而现在就觉得做这个事,它太大,而我们现在能力不够,不是空间不够。

  主持人邹剑宇:脱离开具体的金币,你怎么从做书的买卖一下子觉得装备和网络游戏金币的交易是个生意呢?这个生意怎么发现的?

  陈年:这个生意是这样的,最初我做卓越网的时候我还很敬业,我肯定不会说去打网络游戏或者去干什么。但是我从04年9月8号把我们卓越网的(英文),再过了一两个月之后,我基本上准备离开卓越网了,这时候既然跟大家说到这个,大家给我提供很多比如说音像公司,电影公司,还有在垂直的P2C网站,还有一些品牌,我们就不去仔细的列它了。这是其中一个,我当时有两点,第一点做卓越网传统的供应链这个事把我搞死了,你想我最初去做卓越网的时候,我以为我是一个好的编辑,后来我是一个好的管理库房的管理配送公司的,大家见了我一般问的问题,陈年书没有按时送到,这个基本上把我当做配送公司的头看待了,基本上都是物流公司,我也可以诚实告诉你,其实在跟亚马逊在谈判一段时间,开始我很惊讶一个事实,跑来跟我接触,一起来交流的更多的是所谓的供应链的专家,我开始不明白,这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亚马逊又是非常好的公司,来了80%、90%为什么讨论这些问题,后来明白了亚马逊变成最大的物流公司,物流公司最可怕在哪里?供应链必须健全,供应链不健全物流速度跟不上,卓越网面临这个问题,互联网每次提速的时候卓越网跟不上,这是我讲第一点。

  它的整个供应链没有物理的问题,没有我要照顾传统供应链体系建设问题,我只要我们自己在网上的流程还有我们服务提高,我觉得就够了,这是第一点。这是一个对比,这个对比反差太大了。

  第二点,当然我觉得能够跟我过去积累或者经验能够嫁接,就是做P2C,卖东西,就是这两点,然后我就开始打游戏了,再加上跟亚马逊谈判了,谈判也有时间了,再加上亚马逊那边的人他们开会都是大清早,美国时间,我可以通宵打游戏,然后再跟他们开会。

  主持人邹剑宇:为了等他们开会。

  陈年:对,等他们开会我可以打游戏,当时我已经很功利,为未来事情做准备,但是那阵我非常迷恋打游戏,别的事不想干,狂打了一个多月。

  主持人邹剑宇:你打游戏花了多少钱?

  陈年:我打游戏在一个月里面花了三四千块钱。

  主持人邹剑宇:除了点卡就是买金币,买装备?

  陈年:我花钱最厉害的,点卡我都不知道,点卡都是别人给我的,那时候许多点卡,公测的时候,我记得当时一个金子三块钱,我被我们小队的人给骗了,他告诉我说你应该买一百个金子,我很高兴买了一百个金子,这一百个金子我不知道干嘛,到处送人,后来他们打的速度很快,很快就有四十级的,他们又可以骑马了,老在我面前晃,告诉我一批马需要八百块钱,首先你得买一个号,首先你得到40级的号,我大概打了30级,用40级号我才可以买,我办法,先从方庄小姑娘那拿了一个40级,然后再去买那个马,因为我当时嫉妒,虚荣心,觉得这帮人老在我面前晃,再加上我扮演是一个女孩,每天得换衣服,我开始觉得为什么换衣服?只要完成任务,打怪兽就可以了,但后来老碰见小流氓一样跟着你,你怎么今天还穿着这样,这个衣服你看你智慧、抵抗力都不行,怎么怎么不行,我开始这些都不懂,他讲的头头是道,我只好被他拉着手到处去买衣服。所以那一个月里面,花钱是非常多,每天沉醉于花钱,就觉得一上来不花钱就不行。当然后来我也看到你在文章里面写到雷军花钱了,看你在三联生活周刊上写到,他花的钱也非常多,不过他是后期了。

  主持人邹剑宇:要是现在游戏都像你们俩这样花钱就挺好。

  陈年:如果这样的话,我就觉得这个市场太大了。

  主持人邹剑宇:说到雷军,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来投资这个公司,当时一起来投这个公司是哪些人?

  陈年:最初我们来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去年春节后,大概也是这个时候,春节前后,我们有这么一个想法,而且我已经跟亚马逊正式提出来这个问题,虽然大家开始谈判,接触过去合同的要求,因为我出于礼貌,也得对过去股东或者董事会成员有一个通告,我就跟他们说,后来我跟雷军见面谈这件事情,再加上雷军最近几年一直做网络游戏。

  春节回来以后基本上确定了,因为亚马逊那边已经同意了解除过去对我的一些要求,这时候我已经决定做这件事,正式注册成立这家公司是四月底、五月初的事情。

  主持人邹剑宇:最后你和雷军一起投了这家公司?

  陈年:最初是这样,我没有逼他。

  主持人邹剑宇:没有骗他的钱?

  陈年:第一我没有骗他的钱,第二我没有逼他,大家一起来做一件觉得好玩新鲜的事情,大家可以一起在一块再讨论问题。

  主持人邹剑宇:今天有点可惜,雷军不在这,要不你来给我们介绍一下,现在等于雷军一个游戏产业链两个公司里面都能看到游戏发展,一个是游戏经营公司,又是游戏代理服务公司。这中间的,他能告诉他对于这两者观察到有什么感受?

  陈年:我觉得我们最初至少我们在争论一个问题,这件事情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单独的平台来做,而不是游戏运营公司来做。今天当然我们其实有很长的争论,后来我们至少澄清了几点,第一点,如果要是一个游戏运营商把他所做的游戏世界里面所有东西都定价,他所承担的功能跟管理一个国家没有区别,因为他必须有黄金储备,他才能够这样做,否则的话,像刚才我们提到的通货膨胀问题,你怎么赔偿?因为你卖给我这杯水的时候是十块钱,如果你这杯水突然因为档机了,没有了,你是不是赔我的钱?他敢于定价意味着他跟管理国家没有区别,我相信没有一个运营公司或者没有一个游戏开发商敢于这样做,这太可怕了,将来我们要世界排名,国力排名,应该把某一个游戏列进去,某一个游戏在某一个地区列过去,因为它的确跟在一个国家没有差异。

  第二点,我们回去来看,真正这个游戏内部的交易,它并不是因为生产商把这杯子上刻了一个花才值钱,它的价值是玩家打出来的,还是我们最初提的那个问题,它的价值的基本的一个度量衡是玩家的必要劳动时间,我们一定要尊重这一点,这样的话那就是说这是一个玩家和玩家之间的必要劳动时间的交换,而不是说运营商给这个东西定价,你要知道运营商给这个东西定价是很危险的,因为他给这杯水定价,他把比这杯水大十倍的一个瓶子再定价,对于运营商来说他不过是在后台改一个数字,这是很危险的。但是我们再回到这里来,玩家和玩家,你就是手比我快,然后你空余时间比较多,你又有本事老骑一匹马在我眼前晃勾起我的虚荣心,这是我们俩的问题,而不是说我和运营商问题。

  我们至少这两点澄清以后,作为一个运营商能做什么,作为一个我们这样交易平台能做什么,就很清楚了。但是你说这个问题的确开始困扰了我们很久,我当时开始只朴实认为说,作为运营商不能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后来我慢慢做以后,我觉得这里面基本价值观,你要搞清楚这里面基本价值观,它的定价体系来源于哪里,依据的是什么。

  主持人邹剑宇:也就是说当定价依据是所有装备和货币的必要劳动时间的时候,这个时候游戏的运营商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服务机构,它跟这个价值是脱离的,跟这个没有关系。

  陈年:对。他的任务觉得应该把服务器管理好,没事别乱挡机,该开更高级别的时候开更高级别,好的做市场推广,也可以生产一些奇怪的宝贝,但是必须非常有限。

  主持人邹剑宇:网友有一个问题,谈到IGE到中国来。

  网友:进入中国后,已经开始侵略性市场扩张,比如即将和中国最大的C2C网站展开长时间有奖购物活动,这个咱们跟它竞争是什么状态?

  陈年:IGE可能是一个值得我们尊敬的公司,但是我认为它现在在国内的展开还有包括它的下一步,我们还需要时间去看,我认为它在过去一年里面所做的动作,都让我们觉得很一般。而且以我在卓越网工作的感受来说,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这位网友,跨国公司在中国死路一条,IGE也不例外。当然我回头跟他再打一仗。

  主持人邹剑宇:你认为这一类?

  陈年:我认为所有互联网的跨国公司在中国都没有什么大的出息。

  主持人邹剑宇:这话是说给所有的外国互联网公司,也包括买了卓越的亚马逊?

  陈年:我不针对它,我只是说我得出这样的经验了,没关系,现在IGE还没有跟我有非常正面的冲突,但是我们要打它,指日可待。

  主持人邹剑宇:能说一下关键一点吗?要打它,或者它最大弱点在哪里?

  陈年:它最大弱点,因为它的起家不是一个对中国市场的了解或者说对当地市场的了解,我觉得并不是这样,它对游戏的了解也很一般。它的起家是中国网友的必要劳动时间和欧美的网友必要劳动时间的差异,成本差异,其实是人类资源成本差异,是区域的落差,这是它发展一个最基本点,在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而且要肌身肉搏,还不见得谁比谁强。

  主持人邹剑宇:我有网现在也做台湾服务器,中国大陆之外的服务器的争议,跟它岂不是一个直接的竞争?

  陈年:当然了,我为什么不去抢它的市场?我想不通,我为什么不去抢台服、欧服、美服,我肯定去抢,它可以跑到中国来,我为什么不做台服、欧服、美服。台服他们做的非常不好或者没有认真做,我们做的非常好。

  网友:陈总打算在我有网做多长时间?一直做下去?还是在合适时机把它卖掉?

  主持人邹剑宇:我还有一个问题,这样的一个公司,要给它卖掉,会要做成什么样子能卖得掉?

  陈年:第一个,我觉得我们现在当然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公布,很快在节后的时候我们公布我们新的团队,我们现在一个新的团队,包括我们团队的战略,春节前我们就不公布了,因为大家都要回家过年,也不会太关心。春节以后我们肯定会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来公布这件事情,包括我们未来的一个战略规划。

  在我们战略规划里面,一个长期战略规划,三年、五年的长期战略规划我还没有看到要卖的资源,所以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多想。我只看到大家希望比如说06年这么一个年,能够做到很高的规模,上亿人民币的收入规模,很好的盈利的预期,我看到的是这些。

  对我来说我现在更多承担的是一个战略制定、管理董事会这样的一个角色或者内部日常管理的角色,但具体经营由我们新的经营团队来管理的,我现在还不便公布,等到节后我们会来公布这件事情。

  我当然是要服从,我过去的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服从公司的安排,服从董事会的安排,虽然我现在也是股东,但这肯定是一个集体确定。

  主持人邹剑宇:但你是董事长是吗?

  陈年:我是董事长,我被雷军任命为董事长。我们俩互相任命。

  主持人邹剑宇:雷军他在公司参与日常管理吗?

  陈年:不会,他只是一个股东。

  主持人邹剑宇:咱们做我有网的时候,雷军他经营他公司的时候,他会跟网吧,跟他的上下游的关系会比较清楚,做我有网这样的公司,它的上下游主要是哪些公司来做?

  陈年:我觉得未来长期的来看,上游是所有的玩家,下游也是所有的玩家。

  主持人邹剑宇:纯粹的C2C公司?

  陈年:不是C2C,肯定是人民战争,不像传统的P2C那样有一个必然的供应链,完整的供应链体系,这个不存在。或者说我曾经假象过会有这样一个完整的供应链这样一个链条下来,后来我发现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邹剑宇:这样核心竞争力会在哪里?

  陈年:这是一个我在卓越网被人问了五年,我从做互联网,我做报纸到做互联网,发现大家最爱问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一个模式永远不是一个核心竞争力,我们知道我们今天谈论一种模式,明天在互联网上很容易被人拷贝,你能拿到多少钱,别人会拿比你更多的钱。我们看来看去,包括比如说我们看新浪网,我们看《三联生活周刊》,我们看什么,你说它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呢?它是积累,它是团队,它是一个长期的积淀它出来了。我今天能想起1996年朱伟跟我谈《三联生活周刊》的一些构想,你说它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我们2000年的时候看新浪网,它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在于一直能够坚持下来的团队,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这是我做卓越网的体会。

  主持人邹剑宇:网友提的问题可以成为咱们今天最后一个问题。

  网友:网络游戏是一个没落的产业,无论是说社会还是政策,你对于游戏是怎么看的?

  陈年:我觉得人民这么穷,他们游戏的东西不多,他们供他们业余时间玩耍的东西也不多,或者说像网络游戏那么愉快的东西不多,就不要再做这种道德谴责了,我们只是知道,韩国这个国家总共五千万人,有三千万人在打网络游戏,有四千万上网的人,有三千万人在打网络游戏。中国13亿人,现在只有2600万的网络游戏用户,其中只有一千三百多万的付费用户。现在大家还口口声声拿一个道德来扣这个,未免太没有良心了。中国会被网络游戏害了吗?我们都很清楚,韩国人的国民性比我们强多了,他们有60%的人都在打游戏,韩国又怎么样?所以我觉得凭什么说它没落,如果你心里腐朽的道德观让你觉得谈没落吧,那你坚持你的道德观吧。

  主持人邹剑宇:或者说那些媒体,或者大家看到的,因为玩网络游戏对身体或者对学业产生问题的,这些问题应该交给家长或者教育机构去解决,还是怎么着?

  陈年:煤矿每年害死那么多人,大街上的尘土我们的配送员每天在风里雨里走来走去,吸着汽油,吸着这些东西,他们那种恍惚的状态,他们动不动晕倒在地,网络游戏里面晕一个小孩,就冒天下大不违了,或者如何了,或者有一个小孩说写了一篇小说就跳楼了,我从小写点东西我爸还把我打一顿呢,那时候我没有网络游戏玩,我什么也没有,我老老实实每天做数学题我写了一篇东西我爸还把我说了一通呢,我那时候难道说我学数学学坏了吗?我写了一篇关于歌德巴赫猜想的论文,我爸还说简直非常荒唐。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用道德观谴责网络游戏,宽容一点,它是一个大的产业,我们珍惜这个机会就是了。

  主持人邹剑宇:非常感谢,首先是私人感谢,因为我也是一个魔兽世界的爱好者,有的时候也有一种自愧感,听完你的话,应该还是玩下去,在有时间的前提下。

  今天非常感谢陈年到我们聊天室来跟大家见面,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跟大家交流更好的网络游戏和更多的赚钱的经验。

  陈年:我钱赚的不多,不过还是谢谢邹剑宇,谢谢新浪网,所有谢谢的网友,祝大家新年愉快。

  主持人邹剑宇:大家新年愉快,再见。

  • 转载请注明来源:IT学习网 网址:http://www.t086.com/ 向您的朋友推荐此文章
  • 特别声明: 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予以更正。
更多
留言建议ASP探针PHP探针站长Enjoy的Blog
© 2017 T086学习网 - T086.com(原itlearner.com)
RunTime:9.27ms QueryTime:7